欢迎您的到来!加入收藏   设置首页

www.79675.com

当前位置:主页 > www.79675.com >
第50章 玉虚观!
发布时间:2019-09-16 浏览:

  一望无际的剑冢,密密麻麻的剑笔直插在大地上,随着进入的修士越来越多,原本死寂的世界也是变得极为热闹无比起来。

  万剑域,有着无穷无尽的剑,越是深入剑的品阶就越高,一些修为高深的强者基本都是朝着万剑域的深处埋剑域而去,至于一些修为不济的散修唯独在万剑域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得到一柄天器或者灵器的灵剑。

  这类人基本都是王级之下的修为,当然,也有武王道王强者停留在万剑域,因为万剑域内也有王者之兵,而且相比于埋剑域万剑域的危险性要小许多。

  “老大,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此时跟着萧锋身后的马良辰有些毛骨悚然的说道,因为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已经是埋剑域。

  比起万剑域,埋剑域充满着无穷无尽的可怕剑意和剑气,仿佛在这里稍有不慎便会被这恐怖的剑意和剑气撕裂灭杀。

  而且比起万剑域,埋剑域随处可见枯骨,而且这些枯骨基本都是四分五裂,根本没有一具完好无损的,而且脚掌踏着灰白色的地面心中更是忍不住一阵恐惧,似乎千百万年以来无数惨死之人的骨灰铺满了这片大地一般。

  而在这里,剑不再是随处可见,而是一柄又一柄井然有序的排列着,每一柄剑基本一大半都埋在地下,只露出剑柄的上半部分,仿佛在等待有缘人拔起来一般。

  “这里的剑基本都是王者之兵起步,甚至有许多皇者之器,若是碰到凶煞之剑,恐怕连武君都要埋葬在这里!”望着这些剑身埋在地下的剑,大长老神色凝重的说道。

  在这充满剑意和剑气的剑世界里,一旦剑自主攻击,那简直威力恐怖绝伦,绝对不亚于一名同等阶别修士的全力一击,而且在这里,剑的力量会源源不断,一旦剑被拔出若是不能得到认可,恐怕将会面对剑自主无穷无尽的攻击,直到拔剑之人死亡为止。

  “怪不得这里居然有这么多死人!”闻言,马良辰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千百万年以来,死在这里的强者恐怕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这些强者基本都是武王道王以上修为的存在啊。

  就在几人继续前行时,不远处一道道惨叫声响起,几人闻声皆是神色一变,定眼一看,只见不远处一柄血色的长剑疯狂攻击着一行人,而血色长剑每一次颤动便有一道身影惨叫的化为血雾,随后那漫天的血雾就会被血剑吸收,让原本血红的血剑更加鲜红刺眼。

  “皇者之器,而且还是一件凶兵,看来这群人要凶多吉少了!”望着血色长剑上散发而出的恐怖气息,林然神色凝重道,即便是他面对这血色长剑无穷无尽的攻击恐怕都唯有败走,除非是尊级强者出手方才可以抗住。

  “诸位道友,请救救我们!”此时,一名身着灰白道袍满脸血迹的老者见到萧锋几者原本绝望的脸庞上立马涌现一抹希望,当即用神念传音道。

  “是玉虚观的玉虚子道长!”见到这道袍老者,林然立马认出了来者,玉虚观和凌天剑宗一样同样是二流势力,不过玉虚观在二流宗门的地位连凌天剑宗都不如,属于垫底的那种,整个宗门恐怕连君级强者都屈指可数。

  而玉虚子倒是和林然在早年的时候有过交集,只不过是属于那种泛泛之交,并没有什么交情,若是按照林然的意思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这血剑即便是他都无法抗住,除非是萧锋出手。

  “玉虚观!”闻言,萧锋倒是目光一凝,随手一挥,身后的铁剑出鞘破空而出。铁剑出鞘,剑身虽然锈迹斑斑,但是随着铁剑出鞘的刹那间,刹那间所有埋在地上的剑一柄接着一柄疯狂颤动着。

  “万剑臣服,剑中至尊!”下一刻,不管是林然还是孙厉或者是王丰都在这一刻骇然失声道,只见无数埋在大地上的剑都在这一刻破土而出,而无论是王者之兵还是皇者之器的剑此时都是平躺在大地上,那模样就好似朝拜帝王一般。

  那怕正在大杀四方的血剑都在这一刻颤抖的落在地上,剑身贴着地面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凶煞模样,就好似从一头猛虎瞬间变成一头绵羊一般。

  而玉虚观幸存的几人见到这一幕都是惊魂未定的望望虚空中锈迹斑斑的铁剑,再望望贴着伏拜在地面的血剑,一时之间恍若做梦一般。

  萧锋嘴角微微一动,一个归字吐出就好似言出法随一般,所有的剑刹那间再度埋入大地,连那血剑也是第一时间归鞘而后回到原来的位置重新埋入地下。

  而这一幕再度让萧锋身旁的众人震惊了,言出法随,一语出,万剑动,而且还是在剑冢当中,恐怕连超凡入圣的存在都做不到这一点啊。

  “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玉虚观以前乃是我们凌天剑宗三大附属宗门之一!”萧锋微微眯着眼眸,望着玉虚观死里逃生的几人,随后缓缓开口道。

  “嗯,只不过那已经是很久远以前的事情了,自从凌天剑宗跌落二流势力后,已经没有资格拥有二流势力的附属宗门了。”点点头,林然有些嘘唏不已的说道。

  闻言,萧锋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岁月无情,那怕大帝强者所创的宗门终究也会有落败甚至消失的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见到这一日罢了。

  “多谢诸位道友相救!”擦了擦身上的血迹,身着道袍的玉虚子拱手言谢道,说完玉虚子还不由多看了萧锋和其身后的铁剑两眼,因为在他的印象里似乎东州年轻一辈没有那位俊杰可以和眼前的这白袍青年对的上号的。

  “玉虚道长,你们这是怎么惹到这血剑了!”林然望着所剩无几的玉虚观众人,当下不由问道,按道理来说,只要不去拔剑的话,剑基本不会发动攻击,显然玉虚观有人去拔剑了。

  “原来是林然道兄,这件事说来就话长了!”闻言,玉虚子不由无奈的苦笑一声说道,和凌天剑宗一样,玉虚观如今在二流势力中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而玉虚子进入剑冢当中也实属无奈,因为玉虚道观的镇观至宝遗失在了剑冢当中。

  这点,玉虚观和凌天剑宗极为相似,凌天剑宗因为帝兵凌天剑在剑冢当中,因而凌天剑宗一代又一代先辈进入剑冢当中苦苦寻找凌天剑的下落。

  而玉虚观也一样,玉虚观唯一的一柄圣兵,镇观至宝玉虚剑不知何时也是遗落在了剑冢当中,而一代又一代玉虚观的观主都未放弃寻找。

  至于血剑的攻击,纯属玉虚观众人倒霉,因为他们当中有一人无意中触屏了血剑的剑柄,这才导致血剑出鞘大杀四方,若是没有萧锋出手,玉虚观这群人恐怕就要埋葬在这里了,若是如此的话,本就岌岌可危的玉虚观那就更加危险了,随时可能覆灭或者跌落成三流势力。

  “唉,我们都是同病相怜啊!”听完玉虚子的诉说,林然不由苦笑道,无论是凌天剑宗还是玉虚观的境遇都是极为相似,两者都希望靠宝物重新崛起,但是往往事与愿违啊。

  “玉虚剑!”听到玉虚子的话,萧锋脸庞上不由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往事如烟啊,回想起来,一切仿佛都在昨日发生的一般。香港跑狗图主动更新93期它耐寒、耐旱通常生存



上一篇:化州交通运输系统举办红歌演唱培训班


下一篇:贵阳万科翡翠公园A7楼栋加推 新品住宅登记享优惠